栏目导航
《梦的解析》⑧ 我在梦里杀人时一点也不害怕
发表时间:2021-11-22

  如何让女人对你死心塌地要懂得不同年龄,「人物传记精华领读」栏目开启第3年,未来我们会在持续提炼人物传记精华内容的同时,新增心理、影视原著、社科、现代文学等多领域共读书目,为你带来更加新颖、沉浸式的阅读体验,激发你对人生的深度思考。

  这一次,我们读的是《梦的解析》,本书曾被誉为改变世界历史面貌的划时代不朽巨著,作者也是大名鼎鼎的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让我们用心理学专业视角读一读这本书,了解自己晦涩的梦境。

  文末已开启“打卡”功能,我们会从打满10天卡的朋友中抽取3-5位赠送精美图书,欢迎大家每天坚持阅读打卡。

  昨天我们一起了解了梦的仿同和集锦作用,同样探讨了梦中材料的表现力。知道了在梦的形成机制中,大脑最喜爱的逻辑关系只有一种,那就是相似或者和谐的关系。而且一些梦思会转变成梦中的一个图像或者数字出现。

  任何一件在梦中看来明显是理智活动的事件,都不能被看为梦运作的心智成果,它仅仅是属于梦思的材料,不过是以一种现成的构造呈现在梦的显意中。

  睡醒后我们对一个还记得的梦所下的断语,以及重述此梦所产生的感觉或多或少表露了梦的隐意,而这是要包括在解析范围内的。

  而在解析梦的过程当中,我们已经不止一次碰到荒谬的元素,因此作者不想再拖延对其意义与源由的探讨。

  因为那些否认梦具有价值者的主要论调是,应把梦看成一种碎裂心灵活动的无意义产物。

  以下是一些关于梦见死去亲人的梦境——尽管它们乍看起来好象只是种巧合而已。

  在梦里,他的父亲碰上一次严重的车祸:父亲坐的那列飞驶着的火车突然脱轨了,座位挤压在一起,把他父亲的头夹在中间。然后梦者看见父亲睡在床上,左边眉角上有一道垂直的伤痕,梦者很惊奇,因为他父亲怎么会发生意外呢?

  根据一般人对梦的了解,我们应该这么解释:也许在梦者想象此意外发生时,他忘记父亲已经死去好多年了,但当梦在继续进行的时候,这回忆又重新出现,因此使他在睡梦当中对这梦感到惊诧。

  但我们由解析的经验知道,这种解释是毫无意义的。那么这个梦的事实是什么呢?

  梦者请一位雕塑家替父亲做一个半身像,两天前他恰好第一次去审查工作进行的如何。这就是他认为的灾祸。雕塑家从来没见过他父亲,所以只好根据照片来凿刻。

  梦发生的前一天,他要一位仆人到工作室去观察此大理石像,看他是否同样认为石像的前额显得太窄了。然后这个做梦的人就陆续记起那些构架成此梦的材料:

  每当有家庭或商业上的困扰时,父亲都会习惯的以两手压着两边的太阳穴,仿佛觉得头太大了,必须把它压小些。

  还有一种原因,那就是梦中出现在父亲左额上那道伤痕,和生前所显现的皱纹是完全一致的。

  因为逝去的人常常会在梦里出现,和我们一起活动,发生对话。所以常常造成许多不必要的惊奇,并且造成一些奇怪的解释,而这不过显出我们对梦的不了解罢了。

  其实这些梦的意义是很显然的。它常发生在梦者这样想的时候:“如果父亲仍然活着,他对这件事会怎么说呢?”

  譬如说,一位由祖父那里得到大笔遗产的年轻人,正悔恨自己花去许多钱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他梦见祖父活着,并且向他追问,指责他不该如此奢侈。

  而当他醒来后,更精确的记忆发现此人死去已久时,那么这个梦中的批评就不过是一种慰藉的想法或者是一种惬意的感觉了。

  或许他慰藉的是幸好这位故人没有亲眼看到,也或许这个人惬意的是祖父不再能够干涉自己花钱了。

  所以我们基本上可以看出,只要自己努力去看清楚那些看似荒谬无理的梦,仔细分析,就一定可以从中找到梦中的理智之处。

  想必我们都做过梦吧,由感觉我们就知道,梦中所体验到的感情,和清醒时刻具有相同强度的感情相比,其实是毫不逊色的。

  但在清醒时刻中我们却不能把它这样包括在内,因为除非和某个观念联结在一起,我们无法对感情加以精神上的评价。

  就像梦里我们对杀人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实中却无法不产生情绪波动。我们常常觉得奇怪,梦中的概念内容并不伴随着感情。

  但梦中还有一种完全相反的情况,即一些看来是平淡的事件,却会引起强烈的感情激动。

  因此,梦中我们也许处在一个可怕,危险及厌恶的情况但并不以为忤或感到恐惧;反而对一些无害的事感到害怕,或者为一些幼稚的事感到得意非凡。

  对这现象我们不应再感到惊奇,因为意念的材料经过改装之后,当然和那未曾改变的结果不再相符合。

  并且透过分析,我们可以把适当的材料放回原来的地位,这样的话,对于梦中的恐惧感,也是不足为奇的。

  举个之前出现过的例子吧,年轻女孩梦见她姐姐的孩子死了,但是她却丝毫不感到伤心悲恸。

  这个梦之前分析过,我们可以知道梦者不过利用此梦来伪装她那想再见见自己所爱的男人的愿望而已,所以她根本没必要悲伤,因为她的感情必须和潜意识的愿望相符,而不是配合具体梦到的内容在伪装。

  但在别的梦中,二者的区别却变的更大。感情和那归属的意念完全脱离关系,而在梦的别一部分出现,和新组合的梦的元素相配合。

  这情况就和我们前面提到梦中判断的例子一样,如果梦思中具有一个重要的决断,那么梦中必也具有一个,但是梦中的结论可能会置换到一个不相同的材料上。

  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梦中的紧急的感觉和内容并不一致,它反而是梦思的一部分。

  到此为止,我们说完了梦的运作所包含的四个要素,弗洛伊德认为,这四个因素分别是——凝缩、置换、以及表现力和再度校正。

  然而我们这一节所讲的再度校正,是梦运作的四个元素中,最能被大多数作者观察到而且了解其意义的,除了弗洛伊德,其他作者的说法也基本上都是,这种重组以及解释的程序在梦中就开始发生,并且连续到清醒为止。

  今天我们一起了解了梦中的理智活动和大脑对梦的校正作用。今天的篇章对你又有什么启示呢?明天我们将继续领读《梦的解析》第九篇,梦的遗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